收藏本站
R.I.P Chester Bennington
 二维码 283
作者:Flashbulb镁光灯来源:Flashbulb Music网址:http://www.flashbulbmusic.com

R.I.P Chester Bennington

Flashbulb镁光灯

谢谢

Adam.Star


给你讲个故事吧。



过去的48小时,我收到了很多友人的Message,有聆听想法,安慰情绪,分享情感等等,也有友人等待看我更新的动态。而我在零散浏览了满屏的,也许是乐迷,亦或是普通人的言语后,选择了安静。整一个月前,Flashbulb刚做完对于<One More Light>的乐评企划,当时大家身处异地,为了同样的情感写出了客观的文字,也都怀着恰似笑谈的观点去调侃Linkin Park日渐流行的专辑。半个月前的K房里,重聚的各自唱着<One More Light>里的新曲,欢笑而怀念。命运总是让切合的时间点发生在所谓“刚好”的节点,Flashbulb四人聚会的夜晚,Chaz自缢的消息就这样发生了,来的如同初见,又是那么巧合。



凌晨,我坐在Taxi里,忽视了微信里的信息,看着城市陆离的灯光,耳机里传来《One More Light》的旋律,一切的想法就在一刻间完全放空。下车走在斑马线上,焦点的信号灯与街灯混合,我肆意唱出最后的尾声,像是给Chaz送出的诀别吟语,这是在你生命尽头时,我最后一次与你而歌了。



如同友人们的等待一般,我想过很多种方式来发声:沉默、长微博、甚至是一贯以来用着精准而细腻方式写出的乐评等待,但最终我决定,不如用洒脱而简单的方式,说说我们的故事吧。



我们经历了太多伟大音乐人的离世,从MJLou Reed,从David BowiePrince。但他们大多影响在我们之前的年代,而Chester Bennington的声音,则陪伴的,是我们的故事。



我看着家里一张张LP的专辑,慢慢回忆起那些属于我们的故事。还记得初中时,一次次和Flashbulb一起表演了无数LP的经典歌曲,一起在舞台上撕吼、动情的瞬间;记起全班去植树的路上,我用着JinMp3,循环播放《Pushing Me Away》,然后忘情应和;记起ipop向我分享着自己多么喜爱《What I’ve Done》并把<Minutes To Midnight>送给我分享;记起Sherlock和我在K房内齐声合唱的瞬间;以及最不能忘怀的,和Jason.Friedrich无数次演唱的每一秒。在那一瞬间,我想起了当时彷徨而感伤,迷茫而沉醉的自己,想到了陪伴我度过无数夜晚的《My December》,想起了我们表演过的每一首歌曲,从《In The End》到《Numb》,从《Breaking The Habit》到《Not Alone》,从《Shadow Of The Day》到《Somewhere I Belong》,从《Valentine's Day》到《What I've Done》,从《New Divide》到《Iridescent…… 有太多数不清的瞬间在舞台上发生,每一次演唱,都仿佛与Chaz在灵魂上用心交流,那是点滴汇聚的故事,是忘不掉的星点。



也正因为LP,我认识了至今最好的朋友们,成立了Flashbulb,一走,就是十年。



15年的时候,因为一点点小事故,我没能随着其他4位好友一起去到重庆,错过了Linkin Park的演唱会,没想到,这此错过,竟是与Chaz的诀别。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情绪和念想在他的声音里交融,然而这次,却成了再也无法实现的心愿。



在写下这篇文字时,我经过了很久的思考和酝酿,我想把我心里最复杂和最直接的情感表达出来,然而到了提笔时,却变得无法表达了。我想说太多的情感,太多的故事,但往往又想用最直接和简单的方式去表达,索性就不做思考,去纪录现在的所有思绪。当我发现,自己随着乐评的增加和心绪的成熟,变得客观而镇定去表达情感时,才觉得Chaz带给自己的,不仅是音乐,还有从男孩到男人的成熟。



不知道在最后一秒,你的心里是否是一种彻底的解脱,而我,则想用力去和你说一声,谢谢。你把我从波澜无际汪洋里送到彼岸,然后转身越过浪潮,回到那片属于你的深海。



做个约定吧,等我们在深海相遇时,由心而歌,说说我们的故事。



晚安Chaz


ByAdam.Star

2017/07/22

再见

Jason.Friedrich


深夜木讷的盯着手机,一遍遍确定着是不是自己眼花了,是不是玩笑,是不是真的!直到事实狠狠的打在脸上才反应过来——Chester走了,用最出乎意料的方式做了最后的告别。


成为“金属党”以后,自己接触的曲风越来越多,玩的歌越来越“硬”,渐渐LP在自己心中不再那么神圣、伟大,越发觉得LP是那么的儿戏,觉得他们不是真正的金属。甚至LP成为日常调侃的笑话。直到几天前,还在讨论着新专如何的流行,如何的不金属,LP到底怎么了。


好像已经忘了10年前,自己脑中对于欧美音乐还是一片盐碱地的时候,第一次听到LP时的感觉。初一时的我,对欧美音乐只有字面上的理解,当时所有的音乐只有周杰伦。我很庆幸在初中认识了一群人,他们在讨论着之前从没听说的歌手、乐队:CDMansonWestlifeAvril等等当然还有LP。《What I've Done是我第一次听LP的歌。我已经忘了当时的感受,但用一句俗话说——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在金属启蒙这一点上,毫不惭愧,LP就是我的老师。


因为在初中有这样一群共同爱好的朋友,我对LP从感兴趣变成了喜爱。又因为一个简单“课前5分钟”,让我彻底坚定了对金属的信仰。初中三年,我与好友在班里唱了许多LP的歌,《Numb》、《In The End》、《What I've Done》、《My December》、《New Divide》、《Valentine's Day》等等等等。每次与好友唱LP时都努力的甩头,用尽全力学着老查嘶吼着,或者拿班里的扫帚或拖把,激情的“演奏”着solo,每次都把头摇到第二天活动不了,都把嗓子吼到说不出话。很累,但也很开心。而当时的梦想就是希望能像老查一样,吼出那首当时心中无法撼动的经典——《Given Up》。到了高中,我热爱的依然是金属,听最多的依然是LP,希望的依然是自己能有一副老查的嗓子。就这样又过了三年。直到进了大学。


学了贝斯,加入乐队后,我才知道我所了解的金属只是一点点皮毛。说来惭愧,大学才知道MetallicaSlayerMegadath,才认识到这么多的金属分支。三观再次被刷。渐渐自己沉迷激流和死金,认为LP在这些大神面前简直就是naive。但在15年的时候,还是很激动的去重庆听了演唱会。在学校的时候还是随着《Given Up》弹着贝斯甩着头,虽然知道《Given Up》自己根本唱不了。只是到了后面对LP越来越不感冒。与他人聊起LP时,也常常称其为“伪摇滚”、“伪金属”。


<One More Light>发行后,浅浅的听完一遍,心中只有吐槽。“WTF!这都是什么!?居然唱Pop!金属呢 摇滚呢?”好友们也一致认为何其的糟糕。我不知道LP到底以后想走什么路,当时想如果他们以后继续唱流行,就转黑!包括乐评的结尾我也说了,下张专辑还是这样的话就手动中指。我议论着老查已无力嘶吼,憋屈着嗓子唱着那些我嗤之以鼻的电音流行。为LP的前途杞人忧天,激进的说着不想再听LP了。


直到我再也听不到。


2017720Chester Bennington走了,两天以后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听着的是当初我最不想听的<One More Light>,音乐响起,从无言到渐渐的视线模糊。我失去了一位很久没有见面的导师,但能面对的只有事实。对老查之前说过的过激的话,我唯一能说的:对不起。


曙光虽已再现,而后却也消逝。



R.I.P

Chester Bennington

(1976.03.20—2017.07.20)

    ByJason.Friedrich

    2017/07/22


    无意识的美

    Jin




    凌乱无序为无意识的美,这是美吗,不仅想问在艺术面前的受众和面包。


    I

    X 城的Livehouse刚刚接受燥热的洗礼,酒精和盐水混合浸湿所有的空气和衣衫,寂静混乱的早晨都是年轻人宣泄信仰的结果。


    一首<In the Darkness>的开头称为这场盛大秀场的起床铃声,一个微胖的少年,醒过来接起手机


    “喂,您好”

    “噢,是的,老妈,昨晚去了同学家里”

    “我中午些回来”


    铃声吵醒了周围的人,人们纷纷相互唤醒,醒来的人默默的第一时间打开手机,开始用社交软件开始看讯息。


    “查斯特,死啦?”

    “谁是查斯特啊?”

    “联合公园主唱”

    “哦~~对对对,现在叫林肯公园了”

    “就是那个演电锯惊魂的那个?”

    “嗯,变形金刚的音乐总监呢”

    “哎刚醒一会没想起他叫啥”


    每人多言呓语,美妙绝伦


    “……第一次还是听他的Numb,和Jay-Z的那个,贼好听……”

    一群人开始口中含糊Jay-Z一词


    “……最好听的还是In the End,玩游戏时常常听,还爽啊,跑着那个飞车,感觉就来……”

    一群人开始流言飞车一语


    “……对,摇滚乐的元老人物,从摇滚到金属摇滚代表,陪伴了我们的青春……”

    一群人开始吹捧金属摇滚的战绩


    唏嘘终止于第二次铃声的响起

    “妈,马上就回来啦”

    “行,我回来的路上买上,要是晚了中午你和我爸就不用等我吃饭啦”

    “知道啦,我刚出朋友家”


    II

    广而告之,自媒体是现在第一个想到的承载工具,纷纷在一次拿出手机准备发朋友圈。


    一个人发了<In the End>,周围人看到,开始插上耳机,寻找其他的歌,听着混合理论,发的是美特拉,配词写了一半,百度了一下美特拉是什么意思,之后继续拼写:


    “天空之城,涂鸦嘻哈之地,这张专辑当时买了一盘正版,如获珍宝,喜大普奔,当时就喜欢上涂鸦了,画了满墙,只是时境过迁,走好。R.I.P


    之后又在Livehouse的门口照了两张照片,当作配图,满意发出。


    转头收起手机,“待会去吃什呢?”

    “那边有一家朋克餐厅,带劲,走起?”

    “对,信仰一波”


    III

    午饭后,他一个人沉默不语,洗完碗,把买好的酱油交给母亲,走进自己的房间,他把手机放在一边,他不愿打开朋友圈,踩在凳子上取下一箱落灰的盒子,弹去,打开,用最老的CD播放机,打开了一张名为<Out of Ashes>的专辑,专辑很简陋,塑料壳,一盘CD,放入,播放,插上耳机,一个人慢慢听着,不断拿出所有的专辑,混合理论,流行圣殿,末日警钟,烈日千阳,生物,狩猎聚会,Mall的原声大碟,8-bet,New Divide,海地地震的EP,还有无数的underground,从115


    那些都是10元的刻录光盘,他一直想买一张最新的正版专辑,无论它是新金属,还是流行电子。他静静的听着,越听越不敢去买那张最新的正版,他怕那一箱专辑和新的专辑没法融为一体。


    这时候想起手机上有软件平台,每月包月的套餐。


    IV

    一封信,上面戳着海外的邮签,里面有一排排的人名,感谢信,哀悼词,最后一句,我们还在用自己无法发声的内心,支持着为我们歌唱的Linkin


    而信上,遣返,无效,归还。


    ByJin

    2017.07.22
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